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回忆起了初恋
回忆起了初恋

回忆起了初恋

每个人的初恋都是不尽相同的,如今我已是人妻,可是还时时想到和他一起的日子,可以说那时的痛苦多过幸福,而如今回忆中已没有了苦与乐的分别,只是记忆中有这样一个人。


  我是个不漂亮的女孩,尤其是上中学时,人很胖,虽然时常想体会恋爱的滋味,可是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的存在,上高三後人忽然苗条了,又开始会打扮了,好像女子18变一样,可是我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长久的自卑,又在应付功课,所以对当时的男士对我的好感都不知道,这是我结婚後才知道的,当时在高三有很多想跟我玩的,可是我表现的太高傲,别人不敢。


  终於上大学了,解放了,我真的希望有个男朋友。说起来,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去学校的路上,那天汽车很挤,我在车上,他在车下,那时刚开学,大家还都不是很熟,我知道他是我的同学,但名字不记的。由於车子很挤,车门总也关不上,他在车下闲闲的站着,并不打算受苦来挤车,也没看到我,於是我有机会好好的看了他几眼。其实那时我对他还没有什麽感觉,只是他这个人,高个子,瘦瘦的,很有气质的样子,总可以引起人的注意。车子终於开走了,我继续着回忆他的样子,开始有些心动,这个男孩子还挺好的。


  该换郊区车了,等啊等,不见车子,到把他给等来了,当时车站的人很多,大家顾着各自的虚荣心,就当谁也没见谁。终於来车了,小小的车容不下这麽多人,我背着沉重的参考书,甭说抢门,就是上车也要宽松的慢慢上,只好作罢,车站空空的,只剩着老弱病残。


  天渐渐的暗了,我心中不禁害怕了,学校在郊区,下了车还得穿过菜地走很远很远,我一个人怎麽办。终於老天开眼来了个串车,我在最後一辆上了车,心中指望能砰上几个同学,状状胆,不然就在做车回城里,找个地方过,明天白天再回学校。


  下了车已是繁星满天了,除了车站的一点灯光外,几步外就是黑漆漆的,没有一个同学,没有一个人。我抱着书包,裙子凉凉的擦在腿上,身上一阵犯冷,心咚咚跳着。算了,回城吧。


  想过去对面,左右看了一眼,不远的路边好像蹲着个人,我心里这个怕,提脚就往对面跑,书包偏不争气,禁不住书的重荷,带子断了,像个大铁锤样砸在了我的脚上,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回头再看一眼,那个人竟然再向向我跑过来,我扔了书包抬腿就跑,庆幸自己穿了双平底鞋,平常坚持锻炼,跑步一般人追不上(我是国家中长跑二级运动员)。


  那人喊了一声∶「别跑,我来接你的。」还管你说什麽,跑吧!谁知没两步就被抓个正着,由於我死命的跑,什麽也听不见了,「嘶」的一声,真丝衬衫就从肩膀处裂开了,我简直就有点歇斯底里了,「啊!啊!」的叫着。挣脱後再往前跑,眼泪鼻涕全部掉了下来(我们学校以前有过在这被轮奸的,学校领导多次嘱咐不要夜归)。脚下一软,竟摔了个大马趴。


  这时一双大手扶在我的肩上,「是我。」我听到有人不断地大声喊着,回头模糊看到,是他!再也顾不得什麽了,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天黑的没个边,风不知何时刮了起来,我的衣服被嘶去了大半,人抖抖的,不知何时他已坐了下来,将我全部的揽在怀里。我停了哭,只剩下抽泣,整个人又是汗、又是泪、又是土,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虽然意识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也没力气再站起来了。


  他的手大大的,温温的揽着我,我好像已经被他溶进了他的胸膛。没有一句话,另一只手慢慢抬起我在他胸前的头,什麽也看不清,只见他亮亮的眼睛。


  「没事情的,我在这等了你很久了,还以外你不回来了呢!」扑簌簌一串眼泪从我红肿的眼睛落了下来。他深深的低下头,从我的眼角吻了下去,我开始心跳,第一次,虽然我已19岁。他的手开始慢慢移动了,在我裸露的背部,从肩部开始,慢慢向下再向下,他的唇落在我的上,他的舌头在开启我的唇、我的牙齿,探求着我的舌头,然後抓住我的舌头不再放开,我的泠意开始消失,呼吸变的紧促起来。他的手绕到了我的胸前,强行从我的胸罩下伸了进来,一只大手将我的乳房握了进去。


  我的呼吸更加紧促了,和着他沉重的心跳,我的下面也莫名的热了起来,蔓延到大腿根部,整个三角区呈现了酸麻的感觉。我的腰部被他硬硬的一块东西顶住,他的唇划开我的唇,让我能进去的呼吸一下,他的唇触到我的耳根,轻轻地咬了一下,低沉的声音∶「你的乳房好大,好结实,你的腰好细。」他的手已开始捏我的乳头,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他的力反而更大。


  「你的乳头像个刺一样慢慢伸出来了。」我在他的声音中慢慢倒在他的腿上,任由他的手流浪在我的胸前。我的一件真丝衬衫已撕的七零八落了。他灵巧的解开我的乳罩,於是我的双乳就散落在他的面前。月亮爬出了云彩,我看到他欣赏的眼光。


  「你好白啊!」他的手继续行走着,解开我的裙扣,伸下去。啊!我的三角地带在颤抖了,他在我窄窄的三角裤外摩搓着,碰到我散落在外的毛,终於他进去了他的手,爱抚着我那浓密的毛,我开始不安地扭动起来,呻吟着。


  他似乎陶醉於我的呻吟和扭动,终於他的手轻轻的触到我的门,那里已湿了一片,他忍不住哧哧地笑了。在我的门口,他的手上下移动着,从下方分开我的下唇,顺着潮湿,向上走来,在我的核上停住,再呈圆形揉着,我内空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开始不自觉的抓他的脸、他的唇、他的胸,人也在扭动着。


  他将我的手引导到他的利器上,我惊讶於此,我并不知道男人可以如此的雄伟,我小心的握住,不知该如何是好。


  「第一次?」他有些吃惊的口吻问我,「唔。」我答道。


  他轻轻推开我,停止了一切的动作。泠风吹过来,我的感觉莫名的停止了。


  「我不能为你负责。」於是他站了起来,扶起了我,我不知所措的站在他的面前,他仍是那麽温柔帮我拢齐头发,尽量的将我的衣服隐住我的身体。仍是那只大手,温温的擦去我脸上的土和汗水、泪水,拉起我向回走去。


  我们似乎跑出了很远,走了很久才回到车站,我从里到外都是那麽累,我已无力抽回手,也无力想什麽,说什麽!书包仍在那里,他捡了起来,对於他,那书包的重量真的不算什麽!


  「你带了其他衣服了吗?」他已恢复镇静,并周到的问着我。我从包中拿出买参考书时顺便买的一身秋装,别进黑影中换了。找出一瓶水(预备路上喝的,没扔)和纸巾把脸洗了一下,用手拢拢头发。我的头发很长、很多,刚才一折腾早就没法看了,随便弄几下盘了起来,绑住。那身真丝衣服早就不成样子了,拿在手里准备扔了。


  他一直背对着黑影,一声不响。我收拾完後,身上轻松了很多,走出黑影,站在他的身边,这时已是夜半时分了,田里静寂着,我们没有一句话。很久,他转过来看了我一眼,吃惊於我这麽快收拾的这麽停当,竟然笑了。


  「你看上去真美!」然後他开始自我介绍,说他的名字、他的年龄、他的爱好,在这个小车站,他对我说他不可能为任何人负责,他没有那个能力,他不想毁了我的未来,虽然他有很多的性经验,但从不是和一个处女,他怕。再说,我们也没什麽了解,刚才实在是冲动了。


  他在这确实是等我的,怕我一个人回来太晚,只是尽学兄的责任等等,他说了很多,我只是听着,没有任何反应,我不知该说什麽,也许也不想说什麽┅┅随後的在大学生活是多姿多采的,我参加各种活动,可我对男孩子始终提不起兴趣,我参加了学校的现代舞蹈班,因为身材好,以前有芭蕾的基础,成了领队,每天课馀时间我全情地投入在训练中。每个人的约会我全部拒绝,大家叫我泠感。看着其他的女孩子投入到不同的男孩子的身边我只能苦笑。


  我实在是忘不了他,忘不了那紧促的呼吸、酸麻的感觉、温热的手掌,每当想起这些我就急忙跑到训练大厅,穿着紧身训练衣,对着镜子疯一样的舞着。


  有时候在学校可以碰见他,身边有不同的漂亮女孩。他是学校出名的花花公子,可是学习好,会挣钱(在外面自己开了公司),我们擦肩而过时,我可以体会他的气息,像他的手包住我的乳房。我们仅仅点头而已。


  转眼一年过去了,他要毕业了,我总能从不同的渠道得到他的消息。我的心有说不出的感受,也许他走了,我可以好起来。我心里许愿着。


  学校要为他们开毕业典礼,舞蹈队要出节目,那种极现代的玩意,编舞的还是从其他什麽鬼地方请来的,总之那鬼编舞把我们整了个惨。舞的那天,他坐在前排(优秀学生代表)。我穿着肉色的舞服,在他的面前肆意的伸展、摇摆,彷佛没有了音乐、没有了灯光,黑黑的只剩他明亮的眼睛,像那个夜晚。我们互相凝视着、撕咬着,我知道今晚又将是个不眠的夜。


  舞蹈获得空前的掌声,惊醒了我,急忙撤回後台。编舞说,我今晚的表现最好,他要单独请我吃饭,我微笑着拒绝了。批上外衣,我缓步走向练舞厅,在大片的镜子前我看着自己高耸的胸、长长的腿,在一片肉色的舞衣中彷佛赤裸着,我突然好怕,关上所有的灯,我静静的躺下,任泪水顺着脸划下。我今天竟然看足他有10分钟,没人打扰。


  远处礼堂的庆典正在热闹着,我在极度身体和精神的紧张後竟然在大厅中睡着了。恍惚中,一双温热的手划过我额胸前,我的腹部,我的腿再划回,停在我的胸上,围住它。我知道我又在做梦了。我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


  他在叫我,仍是低沉的,我没有动,怕梦醒了。他轻轻的揽起我,像那晚,他吻我的泪吻我的鼻尖,最後落在我的唇上,很轻很轻。他这样很久,没有动一动。我告诉自己这不是梦,不是。我睁开眼睛,我看到他浓密的头发,伸出手,我触到他由於长胡子而刺刺的脸。


  他证实了我的清醒,他的动作开始如此的粗鲁,他的手力气好大,他整个手掌揉搓着我的乳房,彷佛要将她捏下来,他的舌头侵略着我的口腔,无休止地向下探求着,他将我像个娃娃一样紧紧贴在他的胸前,我几乎有些害怕。他没有一句话,拉我站了起来,披好我的衣服,没命一样向外跑去,学校门口有辆奔驰,大概是他想今晚出去用的,我早知道他现在的身家不得了。


  仍然没有一句话,他是那麽的恶狠狠,我更是不敢说半个字。他将我抱在怀里,离开了舞蹈大厅,5分钟後他停在了学校旁边给老师们准备的宿舍区的一个单独的小院门口,里面黑漆漆,他像个疯子一样,不容许我问问题。进了正房,关上房门,屋里什麽样我看不清,一片漆黑,倒是我的舞服显得格外的亮。


  这回他更加放肆,一横的将我抱起,我僵硬着没有反应,他将我扔在床上,不管我的推阻,不管我在他吻我时重重的咬他,他的手透过我光滑的舞衣,在我全身上下肆意地游走着,他的唇在我的耳边、颈边辗转着,他开始咬我、开始掐我,像是忍耐许久终於爆发的火山。


  我无力再与他挣扎,反而开始配合他的疯狂,他终於找到我舞衣的拉锁,褪下我的舞衣,我就已完全的赤裸在他的面前,他全身的压了过来,我更加的无从拒绝,我的呼吸开始急促,我开始莫名的呻吟,我开始扭动,我开始有湿润的感觉。他的手停留在我的下边,感受着我的湿润,并开始摩搓我的阴核,我的双腿已被他分开,他正在我的中间,我感到下面酸酸麻麻的,说不出的空虚。


  他加紧着捏着我的核,我开始大声的呻吟,开始不由自主的自己捏着自己的乳头,而且是非常有力的,已解除下面的痒和空。他停下了手。可我仍在扭动和捏搓着自己。现在他以他的利器停留在我的外面,上下的移动着,在我挺高腰的时候,他压了下来。


  「啊~~」我痛苦的叫了出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由下而上的传来,我整个下面已被他撑得满满的。他并没有因为我的叫喊而停顿,他开始了他男人的征服,他上下抽动着,勇敢的进出着,而我在他的抽动中,流出更多的液体。


  在疼痛过後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我的腿高举着、分开着,不知如何配合他,他的汗水流了下来。


  突然他将我整个的翻了过来,再次顶进我,我的心一次次被他撞着,他的手在前面一只抓住我的乳捏着,另一只在我的阴核上揉着,我已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只觉得花心里不住的收缩着,分泌着,咕咕的流着,全身好像只有那是存在的,所有的感觉都由那而来。


  终於,我感到他的利器更加有力的震颤着,同时一股热热的液体,像发射子弹一样射向我的花心。


  我们瘫软在一起,他仍在背後压在我的身上,他沉重的呼吸响在我的耳边,他的利器软弱的滑出我的下面,我仍能感到下面的湿热。然而,我们都不再有力气,我们就这麽呆了很久,直至汗水全面落乾,呼吸平缓後,他无力的翻下身躺在我的身边。


  他的上衣还没有脱,我侧身看着他,虽然是在黑暗中,我仍能看到他明亮的眼睛,他的一只手开始拢我凌乱的头发,划过我的耳、我的肩,停在我的腰上,他将头埋进我的胸口,我发现他在颤抖,於是我抱紧他。


  阳光照在我的眼上,我觉得浑身都痛,哪都抬不起,尤其是下面,像火烧一样,口乾的不得了。我勉强睁开双眼,碰到他明亮的眼睛,提醒我昨晚发生的一切,我只能冲他笑一笑。


  他递给我一杯水,笑着说∶「你第一次就这这麽棒,除了我,别人应付不了你。」我坐起来喝了水,下床,才发现自己仍是一丝不挂的,急忙找被单遮住,单上一片鲜红。他温柔着笑我,然後轻轻将单拿在手里,撤开我的身体,他站在阳光里从上到下仔细的看我。我们从没在白天里互视过,我有些局促。


  「你真美!」他由衷地赞着。「别,别,快把衣服给我。」我有点儿挂不住了。他拥上来,手又开始在我身上移动着,停在我的胸上,仔细的抚摸着,用手将她托起,「好沉,你带着她走不累?」他几乎有些流氓地说∶「多大?」「不告诉你!」「38B,我能看出来。」「是38C,傻东西!」他的手开始用力了,两只手在我的身上开始移动着,他强有力的将我揽在怀里,手停在我的臀部上,开始细心的吻我,很小心的,像是怕弄伤我。他的舌头温柔的挑动着我的,我驯服的回应着,在他的温柔里,我们的呼吸都开始快了起来。


  我们退回床边,侧身躺下。我开始解他的衣扣,他结实的胸膛裸露了出来,外表看起清瘦的他,竟有这麽结实的肌肉,我的手触到他,如此真实的触到男人的身体,我的所有兴奋细胞全面动作了。他引导我的手向他的下体走去,并教我如何握住它,如何动。「上次,就是你一碰到它,你的反应不对,我才认为你是第一次。」他轻轻的告诉我,我使劲捏了他一下。


  我们赤裸的肌肤完全的摩搓着,我们的四只手在对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探索着,他教给我应该怎麽摸、摸什麽地方,并在我身上每个敏感的部位抚摸着。


  我开始忍受不了他的诱惑,我开始摇曳着我的身体。今次他很温柔,他将我放在他的身上,他告诉我如何慢慢坐在他身上,於是我有了充实的感觉,他的双手在我乳上撑起我,我则任性的将身体全部坐下去,并在原地旋转着,体会那在我花心上的挤动。然後我开始流了,我开始痉挛,我开始上下的挪动我的臀部,我开始呻吟,我开始不受控制,我开始疯狂的抽动,用我全身的力气压下去,他也开始配合我,配合我的摆动,并摸我的核。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他的呻吟,我感到液体的下流,我感到水柱冲上来,我知道,我们再一次在最高峰相见了。


  「你真棒!」他夸我。他又何常不是呢!


  我实在是累了,我们躺在那,我开始听他絮絮的讲这一年他看到我的感觉,讲他多麽的後悔,那天对我的伤害,讲他多少次在练舞厅外偷看我独子狂舞。


  讲他不敢再对我存在任何奢望,直至在昨晚我那麽迷乱的看着他。


  我幸福地笑了。


 【完】